梁漱溟多次强调自己不是学者:更倾向于行动派zcrb-6946

梁漱溟多次强调自己不是学者:更倾向于行动派 这位美国芝加哥大学的历史教授,没有 Twitter,但有微博。

他的中国朋友葛剑雄称,其普通话说得比好些中国人还标品国学经典做儒雅少年手抄报准,单闻其声,很难想到是位外国人。上世纪70年代,沈阳杂技团访美,某州长宴请,他翻译“略备菲酌,请各位赏光”,让中国客人一时发懵。

他,就是享誉“梁漱溟研究第一人”的汉学家艾恺。

记者见到因第三届世界汉学大会来京的艾恺,他正为前晚在某高校与学生“聊梁漱溟”互动欠佳而有小小沮丧。怕饭桌寒暄耗时的他,推掉共进午餐,在外研社餐厅吃了碗面条。

艾恺中文听起来的确够棒,尽管遇到“agritourism”想不到对应的说法,他不知道中国已有了“农家乐”之类的词汇。

看上去,他也足够了解“中国”。访谈间提及梁漱溟对他讲过毛泽东“傲慢”,艾恺自言自语起来:“‘十八大’了,说这个合适吗?”

发现梁漱溟

正是借由艾恺给梁漱溟做六一国学经典诵读的口述,绝大多数中国人才知道“最后的儒家”梁漱溟晚年所思所言。

最初艾恺留意梁漱溟,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写硕士论文时。1964年,艾恺考入芝加哥大学东亚研究专业攻读硕士学位,师从政治科学系教授邹谠。邹父邹鲁是国民党元老、中山大学首任校长。当时的艾恺,对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大陆的批判运动很感兴趣,因此看到几篇批判梁漱溟的文章,不国学经典诵读诚信过当时没有引起艾恺特别的兴趣。

1966年,艾恺进入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,攻读博士学位,师从费正清与史华慈。在哈佛,艾恺读的第一本梁漱溟著作,是国学经典 自我介绍《东西方文化及其哲学》。“‘五四’时期,主流思潮是批判中国传统文化的立场,但少时不曾读孔子的他,竟在这种时候为中国传统文化辩护。”这让艾恺觉得“太有意思了”。

查阅越多梁漱溟的资料,艾恺窥得越多梁漱溟的“悖论”。譬如,他反对武力,却和冯玉祥、阎锡山等军阀做了朋友。

此时,西方对于梁漱溟的研究几国学经典书籍推荐购买近空白。

艾恺把梁漱溟定作自己的博士论文主题。碍于当时中美关系,他无法前往中国大陆亲见研究对象,只得赴台湾与香港收集资料,寻访其故交旧友。

1972年,尼克松访华。之后,两国文化交流渐有国学经典的班级口号国学经典注释频。1973年,艾恺以美方访华翻译身份,来到北京。他提出要见梁漱溟,被工作人员婉拒,抱憾返美。

1975年,艾恺博士论文完成。1979年,论文《最后的儒家》出版,并获费正清东方最佳著作奖。

这部书,让梁漱溟在西方汉学界被“重新发现”。

陌生人来访

不久,艾恺在美接到陌生人来电。来电者姓胡,年过八旬,自称梁漱溟20年代在北大的学生。刚从中国抵美的胡老,告诉艾恺,梁先生知道了《最后的儒家》,并邀作者当面一叙。几个月过去,一名朱姓女学生烟台市少儿国学经典知识竞赛试卷答案,刚自北京来美与父团聚,在课后找到艾恺,手里拿着“梁伯伯”“文革”后乔迁新居的地址。艾恺按这一地址寄去了《最后的儒家》。收到书,梁漱溟给艾恺写了封信,希望两人面谈。

1980年,艾恺来京,在梁家的礼遇中,和梁漱溟有了长达两周的对谈。一支麦克风、一张小桌子,每天三小时。那一年,梁漱溟87岁,但思维清晰。1984年9月,艾恺再次来京,两人二次对话,时间一周有余。让艾恺称奇的是,91岁的梁漱溟,健康状况与87岁无异。1985年之后,艾恺与梁漱溟多次闲谈。1986年春,艾恺至梁漱溟从事乡村建设的国学经典 健步 队名山东邹平,考察毕途经京,最后一次拜访了梁漱溟。1988年6月23日,梁漱溟辞世,三四天之后,艾恺才到达中国,两人未能见上最后一面。

1980年谈话后,艾恺发现,《最后的儒家》中,少数事实与梁漱溟所忆有出入。这些,在中华国学经典南山经该书1986年版中得到纠正。1984年谈话,则让1986年版多出一个章节。

2006年,梁漱溟长子梁培宽把二人1980年“对话”在中国出版,这本《这个世界会好吗:梁漱溟晚年口述》,是当年的畅销书。1984年“对话”,被命名《吾曹不出,如苍生何》,于2010年在中国出版。

有些谈话未入书

因为艾恺整理的两本“口述”,很多中国读者都认为,众所周知“敢国学经典传统美德篇校本教材顶撞毛主席”的梁漱溟,晚年对毛泽东是欣赏的。据记载,1980年,艾恺问“最伟大的中国人是谁”时,梁漱溟脱口而出:毛泽东!

对这一细节,艾恺对记者强调,应做如下理解:“因为他一讨论毛主席,就不能随便讲了,连他这么表里如一的人都……到底国学经典诵读 论语是在跟一个外国人讲话。”艾恺回忆:“1980年,我问他和毛的关系,他立刻说毛泽东了不起,他是世界历史上的一个大人物。不过梁公没有说别的什么,也不赞美。我也问他‘文革’有没有什么正面的意义,梁先生说‘谈不上,谈不上’。”

艾恺称,当时有些谈话,并没有收入这两本书。“譬如,1938年,他俩在延安一起谈话。当时梁公觉得,毛很骄傲。有时候他们在一张小桌子边讨论,但好几次他们谈,不是这样谈,而是毛躺在床上。有张照片,是毛躺在一边,梁先生坐在他后边跟他讲话,他连看都不看梁先生。当时两人讨论国学经典小学生意义中国问题,梁先生强调中国社会的特点,毛强调中国社会跟别的社会的国学入门 推荐共同点。马克思主义。他们俩讨论了半天,结果还是各持己见。”

言及此,艾恺感慨梁公“容人”:“只要大义在,傲慢都是小节。我太佩服他了,一个真正的君子,不把得罪他或侮辱他当一回事。这种人少。我就见过这么国学经典修身名句一个。”

这个世界会好吗

1918年11月7日,梁漱溟的父亲梁济正准备出门,遇到漱溟,二人谈起关于欧战的一则新闻。

“世界会好吗?”梁济问道。

漱溟回答:“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。”

“能好就好啊!”梁济说罢就离开了家。

三天之后,梁济投净业湖自尽。

这,是《这个世界会好吗》书名的由来。

“这个世界会好吗?”记者问。

艾恺称,自己的答案,可能异于梁公。“我不能说乐观,有一些悲观的成分在里面。梁先生才是真正的乐观派,无论怎么样,他觉得无论是中国,或者是全世界,情况会越来越好。”

“可能实践派、喜欢做实事的人都是这种态度。”

“对,不然他们不会做。也许是因为我没有做。”艾恺一声叹息。

《最后适合幼儿国学经典诵读的儒家》的附题,是“梁漱溟与中国现代化的两难”。在艾恺看来,现代化带来的“两难”不可避免,于每一个社会都如此,于历史悠久的中国尤为深刻。“人类的历史,有点悲剧成分。譬如现代化,这个词带来了很多利,分三年级国学经典工越来越细,效率越来越高;也带来了很多不利。所以,没有纯粹的进步。”

对梁漱溟昔日在邹平进行的乡村建设与地方自治,艾恺认为,实践还是成功的。“我在邹平寻访过许多人,时至今日,还有人谈论当年棉花运销合作社的成功,记得乡村建设研究院所介绍的新牲畜品种,或棉花品种的优良。我还发现,今天中国有梁先生的效仿者,譬如重庆巫溪的‘绿色乡村建设’。梁先生播下的种子,发芽了。”

相关链接

&ldquo国学经典知识简答题;我一辈子是个拼命干的&国学经典中的大学rdquo;

—&m想学国学怎么入门dash;艾恺眼中的梁漱溟

&ldq国学经典丛书 楚辞uo;我一辈子是个拼命干的”——这的确是梁漱溟人生的独特之处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梁公在中国文化学院讲学,演讲中说了这句话:“我一辈子是个拼命干的。”他用了足够大的音量去说这句话。他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位学者。他也斩钉截铁地亲口对我(指艾恺)说了好多次 “我不是一个学者”。这句话不无道理。 梁公一生中根中华国学经典悦读吉林出版社本没有上过大学。他虽生于传统的中国家庭, 却没有背过四书五经。

虽然梁公常被人当做是“学者”、“哲学家” 或“思想家”,我也觉得这些看法都正确,但纵观他一生的行为表现, 他更倾向于行动派, 而并不是单纯从事思想活动。 1911年中学一毕业,他就加入同盟会;之后又做过报社记者,四处体察社会实际;接着在当时政府司法部工作;北大教了几年书以后,他离开学界,投身于地方自治与乡村建设;抗战期间, 成立了民主同盟,国学经典小报电子版 初创了《光明报》(日后的《光明日报》);抗战后,他在国共和平谈判中当了“居间协调人物”;1950 年,毛主席请他做官,他拒绝了,他说槐荫区国学经典区哪买“把我留在外边不是更好吗?” 好多次,他很得意地跟我说他没有做过一天官。

他是一个思考者,但并非为了思考而思考,而是要想办法解决实际中的问题。在他看来,空有知识而中国国学入门 知乎没有行动,就不是真正的知识。他一辈子“知行合一”, 与王阳明派重视实践的特色相关。梁先生曾对我说, 如果有人可以视作他的思想导师, 那个人国学经典名称就是王阳明。

他一辈子,主要致力于解决两种问题:中国的问题和人生的国学经典日记问题。

1917年,梁公在北大教授佛学。到北大就任教职后的第一部著作,便是《吾曹不出,如苍生何》,借此文呼吁当时中国知识分子多努力,以求减轻军阀混战对黎民百姓带来的痛苦。

在《东西方文化及其哲学》中, 梁公也提出行动计划,在他看来“孔子的东西不是一种思想,而是一种生活”。他对局限在小范围的精英活动不感兴趣,他认为,真正的文化不在于保存古典文学或学国学经典文化图片大全术,而在于道德体系的实践。

理论和实践的统一是梁漱溟思想的根本原则,也是他为人的根本原则。 他常用的自我描述是“独立思考,表里如一。”在20世纪50年代,他也不做喊口号的知识分子。所以我称他“最后的儒家&rd淄博养正国学堂读经典quo;。

作者:朱玲 来源:北京青年报